南方观察|博罗“一带一圈”,释放出怎样的城市张力?

搜狐焦点惠州 2020-05-18 08:07:47
用手机看
扫描到手机,新闻随时看

扫一扫,用手机看文章
更加方便分享给朋友

5月15日上午,中共博罗县委第十三届九次全体会议召开。 此次全会的一个重磅内容,是审议通过了《博罗县沿东江经济带发展规划(2020—2030年)》《环罗浮山“三生”融合产业经济圈发展规划(2020—2030年)》《关于着力提升博罗东部地区公共服务保障能力和公共设施建设水平推动差异化高质量发展的实施意

5月15日上午,中共博罗县委第十三届九次全体会议召开。

此次全会的一个重磅内容,是审议通过了《博罗县沿东江经济带发展规划(2020—2030年)》《环罗浮山“三生”融合产业经济圈发展规划(2020—2030年)》《关于着力提升博罗东部地区公共服务保障能力和公共设施建设水平推动差异化高质量发展的实施意见(2020—2025年)》。

全球疫情之下,如何面对机遇和挑战?在湾区时代周边区域新竞合格局下,如何突围,逆势而上?全会释放出来的信号、呈现出的目标相当清晰。

差异化高质量发展新格局凸显,特别是沿东江经济带和环罗浮山“三生”融合产业经济圈(“一带一圈”)两大平台框架的提出,让博罗的未来充满张力。

2020已经过去一小半。唯有只争朝夕、一往无前,全力打好“收官战、攻坚战”,并以“十四五”规划开启新的征程,博罗的宏伟蓝图才能变为现实。

大平台

“一带一圈”撑起未来产业框架

博罗的区位是独特的——西联广州、南邻东莞,高铁、高速路网等在快速成型。这为博罗的发展带来了巨大的想象空间,但周边强劲的发展势头,也带来的挤压效应不容忽视。

广深科技创新走廊十大核心创新平台(广州4个、深圳4个、东莞2个)对区域创新资源的虹吸效应明显。在惠州市内,仲恺、大亚湾、惠阳、惠东等都有若干个发展平台,比如仲恺就有潼湖生态智慧区、357创新产业带、军民融合产业园、中韩(惠州)产业园等平台。

而像这些能够吸引大项目的大平台,博罗却没有。

如今博罗“一带一圈”(沿东江经济带和环罗浮山“三生”融合产业经济圈)两大平台规划思路横空出世,在战略选择上撑起了博罗未来产业发展的框架。

沿东江经济带两大核心园区。

“一带一圈”的设想,不是没有依据。

沿东江经济带的范围,包括罗阳、龙溪、园洲、石湾等沿东江四个镇街,是博罗产业配套最完善、经济最发达的区域。

数据显示,这片占全县总面积22.3%的工业重镇,地区生产总值和规上工业增加值约占全县的65%,规上工业企业数量超过全县的7成。其中园洲、石湾与东莞隔江相望,和东莞的往来甚至比跟博罗县城和惠州市区更密切,无论是经济结构还是人文底蕴,都最具珠三角“底色”。

历经30多年的发展,这四个镇街培育形成了电子信息、智能制造、休闲服装等产业集群。

沿东江经济带东西向交通主干道示意图。

对博罗来说,这个区域是加速融入粤港澳大湾区的先头部队。因此,将这个县里最大的经济引擎更新换代提升马力,不仅是高质量发展的关键一招,也是博罗在湾区经济时代加速脱颖而出的战略选择。

一体化打造沿东江经济带——这个新区域政经概念,以整体规划、有序开发的方法论,整合四个镇街的发展基础,通过顶层设计、统筹规划,形成点-线-面有序开发的格局。

放在粤港澳大湾区背景下考量,以一流标准谋划建设,可以感受到博罗的信心——十年之后,这片区域将会是一个产业竞争力极强、城市活力十足、人民群众获得感满满的产城人高度融合的粤港澳大湾区新型工业化城市组团,将成为惠州向粤港澳大湾区展示一流城市风貌的重要“窗口”。

规划环罗浮山“三生”融合产业经济圈的背后,则因为博罗是惠州打造“2+1”产业布局中发展生命健康产业的主战场。

葛洪、《抱朴子》、《肘后备急方》、屠呦呦、青蒿素、“洞天药市”、中医科学大会永久会址……经过历史长期的积淀,罗浮山及周边长宁、湖镇、福田、横河、龙华等五镇中医药文化底蕴深厚。

依托厚实的中医药文化底蕴,博罗提出将环罗浮山“三生”(生命、生态、生活)融合产业经济圈打造成为博罗高质量发展与创新平台,惠州经济增长新引擎,湾区“三生”融合先导区。这也将是博罗的新增长极。

“一带一圈”的规划,推动着博罗不断跃升在湾区版图中的位置。

大项目

建好平台让项目唱主角

疫情之前,经济增长已经持续面临下行压力,疫情的爆发更带来了巨大冲击。不少地区的一季度经济数据都呈现负增长。多家专业机构预测,2020年欧美和全球经济将进入衰退,经济负增长,有可能爆发大萧条。世界经济将进一步对中国经济产生影响。

在消费受疫情压制、出口更是断崖式下跌的情况下,投资成为稳定经济增长的最大动力源。

项目是发展的“生命线”。

“只见星星不见月亮”,是博罗今天缺少大项目、大企业的真实写照。规上工业企业数量在全市各县区中排在前列,但是企业大多规模不大、质量不高、带动力也不强。

在博西片区相对发达的四个镇街(石湾、园洲、龙溪、罗阳)共有一定规模的园区12个,投产企业达到238家,但到2018总产值只有300多亿元,每家企业产值约1.4亿元,质量效益偏低。“既无顶天立地,又无铺天盖地”。

在中医药产业也同样存在这样的问题。早在上世纪80年代,博罗县便以“一县五药厂”名声远播。随后历经40年的发展,虽然罗浮山国药、新峰药业等企业逐渐壮大,并形成了具有本土特色、功能独特的产品体系,总体规模却并不如人意。

目前,医药制造业规模以上企业仅4家,年产值合计也只有10多亿元,甚至远不如国内一些龙头企业一个项目的产值,产业体量和能级远远匹配不了应有的影响力。

建好平台,立下框架,未来就是大项目唱主角。唯有更有方向地精准引进、培育一批大项目,才能把博罗的未来打得更开。

“不能再零散地去上项目,必须下决心推动园区整合,原则上项目必须进园区,坚持走集约化、平台式发展模式,走园区化、专业化发展道路。”此次博罗全会提出计划是,通过实施扶持企业冲百亿行动,全力扶持企业做大做强,着力培育打造一批百亿级、五十亿级企业。

在当前形势下,既要抓好在谈项目加快落地、在建项目加快投产、现有项目能级提升,稳住发展基本盘;也要抓住受疫情影响各地产业布局调整的机遇去抢项目,围绕重点发展产业和产业链关键环节领军企业开展招商选资工作,力争引进产业控制力和根植性强的“链主企业”。

没有等来的产业分工,只有抢来的产业机遇。

“经济下行压力加大之下,必须紧紧盯住项目不动摇,争分夺秒赶进度,跑出项目建设‘加速度’,做到快人一步、先人一步。”博罗县委书记陈国煌说。

大梦想

加速奔向粤港澳大湾区现代魅力强县

力争用10年左右时间把博罗建设成为粤港澳大湾区现代魅力强县,在惠州建设国内一流城市中充分展现博罗担当——实现这个梦想的重担,不仅在决策者身上,也在所有博罗建设者身上。

实现一流目标,不是喊出来的,而是干出来的。大湾区内群雄并起,疫情还在影响。每个人都应该有紧迫感,笃定心志,砥砺奋进,勇争一流。

“无论是周边群雄逐鹿的激烈态势,还是内在高质量发展的迫切需要,都不允许我们在加快发展上有丝毫的犹豫和松劲。”陈国煌说。

决策者都深刻认识到这次疫情正在倒逼许多产业规则、市场格局、商业模式发生深刻改变。谁能抓住机遇脱颖而出,谁就有望收获下一波产业转型变革的红利。

在大变革时代,发展时间紧迫,机会窗口稍纵即逝。

努力很重要,方法论更关键。

集中力量办大事,就是抓主要矛盾的体现。博罗旗帜鲜明地提出,摒弃“撒胡椒面”、“摊大饼”均衡发力的做法,采取大兵团作战方式,着眼于发展之所需、群众之所盼,集中优势资源、精干力量,重点干好千亿级产业园规划建设、生命健康产业培育壮大和乡村振兴这几件大事,使资源效用最大化。

在迈向一流、伟大的征途中,改革是一个永恒的命题。

全会提出,只要是有利于促进博罗高质量发展,只要是有利于满足人民对美好生活的需要,就大胆试、大胆闯,就坚决破、坚决改,敢于跳出条条框框、打破坛坛罐罐,在资源配置、人才流动上坚决克服地方和部门利益的掣肘,进一步解放和发展社会生产力,激发和凝聚社会创造力。

2020年,21世纪第二个10年已经开启。

只争朝夕、不负韶华。

思想更解放、目标更高远、改革更有力,博罗的梦想更远大,未来之路也注定将越走越宽阔。

【统筹】叶石界

【文字】叶石界 廖钰娴

【图片】王昌辉

来源;南方+

声明:本文由入驻焦点开放平台的作者撰写,除焦点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焦点立场。